欢迎书友访问爱好中文网
爱好中文网我不会武功 第五十章 神作

第五十章 神作

推荐小说:道君 龙王传说 大数据修仙 飞剑问道 圣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天行战记 黎明之剑 三寸人间 王者时刻

    “嚯”项云着口气可不小,着实让林枫还有在场众人都是吃了一惊。

    不过旋即,这种吃惊就变了味,林枫只觉得眼前这个小世子当真是在作死,都到了这一步了竟然还敢装腔作势故作高深!

    别看他能够在三分之一炷香内作诗,这可是他数十年如一日积累而成的,而项云算个什么,一个不学无术之辈,也想与自己相比,恐怕就算给他燃上十柱清香,他也放不出个屁来!

    “哼哼,臭小子,你就拖延吧,等这一柱香燃完,我看你还拿什么来装。”

    不仅仅是林枫,此刻所有人几乎都觉得项云是在硬着头皮硬撑,实则肚子里面根本就一点货都没有,待清香燃尽,恐怕后者又会找出什么借口来敷衍抵赖。

    一时间,满堂众人的目光几乎都看向了那几案之上,青色小鼎的内燃烧着的半柱清香,唯有上首的项凌天,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小儿子,一对深邃如星辰般的眼眸闪烁着异样的光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吧嗒吧嗒”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清香也是一节一节的脱落,当清香燃烧到只有不足十分之一,眼看着就要燃尽之际!

    “吱”

    随着一声木凳推移,摩擦地板的声音响起,却是原本一直仰靠在长椅之上,摇头晃脑喝着酒的项云忽然长身而起,将身后的椅子推出老远!

    众人被这一声声响惊得转头看来,但见项云手中最后一杯酒水举起,仰头一口饮尽!

    旋即项云转头看向春来阁观景台外,那高悬于夜空的皎洁明月,他一声长叹,手中的酒杯重重的叩在了桌上!

    下一刻,拿笔、蘸墨、挂汁、提笔、下笔整个过程宛如行云流水,没有一丝停滞,项云已经是单手悬臂,手中秋毫在宣纸之上犹如游龙奔涌!

    众人一时间被项云这流利如风、潇洒写意的动作惊得有些呆愣了!远远的便看到项云笔下,那墨色的字迹笔画舒展之间,犹如山峦起伏,又好似流云飘舞!

    仅仅是远观便,能够感受到一种遒劲而流畅的意境,让人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好像在看着一幅巧夺天工的神作降世!

    一时间,整个春来阁内寂静如画,所有人的呼吸都不自觉的小了三分!

    他们的眼中,一位青年,挥斥方遒,手中毛笔犹如跃动的溪流,又似奔腾的长江、忽而柔缓轻快,忽而又刚猛沉重!

    他就像是一个出神入化的画家,此刻正全神贯注的描绘一幅惊世画卷!仿佛整个世界唯有他一人,一笔、一纸!

    “嗯这小子的精神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这时候在场只有一人察觉到了,项云身上所此刻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庞大精神力。

    他便是并肩王项凌天,此刻他眼眸中精光闪耀,心中不禁惊疑出声,眼前的项云集中精力之下,所散发出的精神力波动,唯有他能够清晰地感知,这与一年前的项云虚弱的精神力有着云泥之别!

    项凌天眼中的惊异之色只是瞬间便消逝不见,转而便恢复了淡然,静静的看着项云在宣纸之上笔走惊鸿!

    “啪嗒!”在那最后一截香灰落尽,之际!

    “啪!”

    随着一声重重的叩笔之声同时响起,项云胸口起伏,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他如电的目光扫视有些呆滞的众人,唇瓣轻启淡淡说出一个字。

    “成!”

    “呼”几乎是同时,众人皆是心中猛然一跳,跟着长长的呼出一口早已经憋在胸腔内的气息,好似巨石落地,心脏重新恢复了跳动!

    第一个上前来得是相国王文景,后者根本没有麻烦项云的意思,亲自快步来到了项云的身旁!

    望着那方桌上,那张宣纸内洋洋洒洒的墨色字迹,几乎只是看了一眼,已经年过六旬高龄的相国王文景忍不住脱口而出!

    “果然是登峰造极之境的书法!”

    此刻项云所书写出来的字迹,与先前那首震惊所有人的词作水调歌头的字迹一模一样,甚至此刻这一篇诗作的字迹,因为项云笔法更加狂放不羁而多了一分潇洒韵味!

    “什么!”

    一听到王文景之言,在场众人无不面露震惊之色!

    虽然之前已经见到过那张宣纸之上登峰造极的书法,可是他们却并不相信那会是项云所书写的,此刻亲眼见到项云书写而成,又经过相国王文景的鉴定,那定然是不会有错,项云当真是书法境界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这这怎么可能?”林枫几乎是咬着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项云,目光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不仅仅是他,就连先前对于项云目露不悦之色的太子项乾,以及对项云厌恶至极的稚凤公主,此刻都是露出了惊异之色,显然也是被震惊的不轻!

    “诸位,待我先行看一看这首诗作如何!”此刻王文景强自镇定心神,摒除心中的诧异和骇然,打算品鉴一番这位世子殿下的大作!

    众人亦是再次屏息凝神,生怕干扰了相国大人品鉴这篇诗词!

    此刻,相国大人正凝目观看,然而,只是当他看到前两句诗词时,相国大人便已经是双目圆睁,嘴唇微张,胸腹起伏不定,仿若内有波涛,正迎风翻涌!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王文景那低沉浑郁,极富沧桑气质的嗓音,忍不住轻声念诵出了这两句诗词!仅仅是这开头的两句,已然是让在座众人,相顾无语,面露惊容!

    他们仿佛看到那九天之上,滚滚昏黄的河水,浊浪滔天,自九天之上,势若奔雷滚滚而下!他们仿若看到,那孤灯铜镜之前,发丝如雪的沧桑老者,手捧一头如雪发丝,对着铜镜凄惨感叹!

    王文景用颤抖而沧桑的嗓音继续念诵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王文景的声音越发的高亢,情绪也越加的激昂,甚至于此刻他那佝偻瘦小的身躯,竟是变得无限高大,沉郁顿挫之间,那滚滚如浩荡江水,声势若翻天覆地之浪潮的诗句仍未停歇!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天与地仿佛都在这一瞬变得寂静,窗外飘落的雪花,天上皎洁的明月,闪烁不明的星辰,还有堂内众人那一颗颗激荡几乎停滞的内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文景的眼角忽然潸然落下一滴浑浊的眼泪,身为文坛著名前辈,又是堂堂风云国文官之首的相国王文景。

    即便是当初十国之乱,自己的亲孙子被越国军队斩下了头颅抛入龙城之内,由军士亲手抱到他的面前,他都没有留下过一滴眼泪,此刻他却是哭了!

    不是悲伤、亦是愤怒、他是激动欢喜,是喜极而泣落下的眼泪!

    “啊!”

    王文景仰天发出一声长叹,他仿若看到了数十年前,那个曾经还是青年,洒脱的背着一个竹编书箱,负笈游学的自己,那时候的他,也是豪情万丈,想要行遍万里路,读遍万卷书,喝尽千杯酒!

    但如今,身在庙堂之上,江湖之远,人心叵测,尔虞我诈,虚与委蛇,一切都有违当初的本心,离真正的自己越来越远!

    然而,当看到这首诗,读到这首诗的那一刻,王文景好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又体会到了那时的心境,以至于他心中激荡,泪水流淌。

    “苍天有眼,竟然老夫在有生之年,能够读到如此神作,老夫死而无憾矣!”

    这一刻,面对着潸然泪下,神情激荡的相国大人,众人没有嘲笑,更没有讥讽,有的只是惊骇欲绝,如闻天音!

    这一首洋洋洒洒,如江海奔腾的浩气诗文,不仅仅震撼了王文景,还有一众位高权重的西北郡守们,还有那身处皇宫,见惯了才能出众,天赋异禀的能人的皇子和公主!

    甚至就连项云的两位兄长,以及那对他从不待见,下手狠毒的父亲项凌天!这一刻所有人都被项云的诗篇惊呆了!

    甚至就连那不喜文墨,很是欣赏不来什么诗词歌赋的大元帅万炳,此刻竟然都是面露惊喜之色,喃喃自语道:“这诗句写得好,有气势,像个爷们!”

    如此神作一出,别说是他们了,身为项云比试文墨对手的年轻俊杰林枫,此刻更是面色苍白如纸,神情呆滞,身躯颤抖,整个人几乎是摇摇欲坠!

    “这是一首什么样的诗篇呀!”

    “这几乎超过了举世之作的等级界限,堪称是神作呀!”林枫的心中回荡着这样的呐喊!

    却说此刻的项云,瞥眼看见众人的震惊神情,以及自己身旁的林婉儿一脸迷醉崇拜的表情,后者表面上古井无波,心中却是差点乐开了花!

    “他娘的,我们李太白李大诗人可是号称诗仙的存在,这首将进酒那更是他几首著名诗篇之一,堪称是神作,岂是你们这等凡人能够想象的?”

    项云此刻不禁是有些感激当年的大学老师,那个带着八百度近视眼眼镜儿,镜片厚的像是啤酒盖的老头子,如果不是他强行让自己背诵了这么多古典诗词,哪有今日能够狠狠打脸众人的自己呢?

    “咳咳”项云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旋即他一脸淡然的看向了仍旧是有些情绪激动难以自拔的王文景。

    “相国大人,你既是出题者,如今诗篇已成,还请你公道评判,我这首将进酒能否与林兄的诗句媲美?”

    ##这是第四更了,兄弟们,轻浮表示需要休养了,明天来不起了老夫要养精蓄锐两天,明天两更!哈哈对了还要感谢‘風箏貓1號’,‘书友55814983’、‘请叫我大懒锤子’、‘pdfsnoopy’的月票和打赏!!!多谢兄弟们了##

    (爱好中文网WWW.AHZWW.NET秒更我不会武功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龙王传说大龟甲师道君最强升级系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神印王座圣墟大主宰斗罗大陆完美世界女装大佬灵兽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