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爱好中文网
爱好中文网傲娇狐妻 第二百六十六章 吕布浴血

第二百六十六章 吕布浴血

推荐小说:道君 龙王传说 大数据修仙 飞剑问道 圣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天行战记 黎明之剑 三寸人间 王者时刻

    我连续喊了好几声,只见在一群虚影之中有个月白色的狐狸虚影先是露出疑惑的神情,然后小心翼翼的迈步走入法阵当中。

    狐狸虚影进了法阵,并未去吞吸引魂香,反而对着地上狐尸发怔。一边看,一边做出抹眼泪的样子。

    不会错了,她就是白如霜的残魂虚影。

    她懵懵懂懂,哭了一会,开始被引魂香所吸引,张开小嘴用力吸气。引魂香的烟柱原本直直冲上,被她一吸,缓缓飘入她的口中。同时,引魂香明显的燃烧速度加快了。

    “知秋,你务必在引魂香烧尽之前,让她想起你是谁,自主上你的身。如果她想不起你是谁,封魂就算失败了。”

    白如霜的鬼魂残缺不全,已经被天地化去了一部分灵识。除非我是她内心深处不可磨灭的记忆,她才有可能想起我是谁。

    问题是她修道八百年,这八百年的岁月不知道看过多少帝国兴衰,多少生死离别,我在她心头又能有多大分量呢?

    我蹲下来,轻声呼唤她的名字。

    “吾妻如霜,魂兮归来……”

    喃喃喊了一会,白如霜只顾着吸食香烟,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眼看着引魂香越烧越短,我心里也跟着越来越着急。

    就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突然听见音乐响起,是小舅腾出手点开了手机音乐播放器。

    放的正是陈瑞演唱的白狐: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白如霜终于抬头看向我,虚影是无法流泪的,可是我能听见她的哭声。

    原来,我果然是她心头最难以磨灭的痕迹,她死后都没有忘记我。明明只认识了几天,我自问也没有做出让她感动至深的事情,甚至连和她圆房都不肯。

    这缘分从何而来?

    如果不是缘分,那么她又是何等孤独才肯对一个陌生人托付身心?

    我撕开胸前的衣服,露出胸膛,对着她指了指左胸。我想告诉她,心里有她。

    白如霜怔怔的看着我,瘦小的身体浮空而起。

    “封魂入体,敕!”

    随着小舅的一声敕令,白如霜的残魂虚影化为一道流光没入我的左胸。

    我心头一酸,低头再看,左胸的皮肤上面留下了一个狐狸印记。

    封魂入体成功,小舅让我退出法阵。

    “乡野道士范剑封魂招魂仪式结束,诸君退散。”

    说完,小舅把斋蘸法师剑倒转,剑尖朝下插入地面,直至没柄。

    剑身上凝聚的阳气全部散入地面,那些围观的野兽虚影吓得仓皇而逃,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第二天,小舅放生了所养的狐狸。不为别的,只因为白如霜是狐妖。这一点我能理解,小舅虽然是个鹜人,不喜俗事,可骨子里也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

    可是令我不理解的是,小舅他烧光了自己钻研道术时记录的心血笔记,把朱砂赤硝随风撒散,还用锤子砸毁了来之不易的斋蘸法师剑。

    斋蘸法师剑是道士的身份象征,也是道士通行阴阳两界的必备之物。为了这把剑,小舅花了差不多将近十万块,从龙虎山正一道总坛求来的。

    现在他却把剑毁了。

    “你那狐狸媳妇修行八百年,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我范剑人寿有限,又拿什么去和老天对赌,渡雷劫呢?修行,犹如镜中花,水中月。”小舅如此解释。

    白如霜渡劫失败重创了小舅的道心,接下来的时间他准备游历人间,顺便在找个红尘伴侣,结婚成家,安心做个普通人。

    对于我,他是这样安排的。

    他先问我想不想复活白如霜,我当然想,就算付出此生不婚不娶孤独终老的代价,我也愿意。

    小舅说,要想重新复活白如霜,首先要为她创造一线生机。生机是上天所赐,可以凭借功德来求。

    而要积累功德,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学道然后入世修行。

    小舅为我推荐了一个离家不远的道观,名字叫做归云观。

    “本来我也可以引你入道,可是我现在道心已经涣散,不适合教你。你去归云观拜师吧,回头我给你写封书信。”小舅说道。

    “好。”

    ……

    回家后,我没有和爹娘说离开广才岭的具体原因,也没有提小舅的打算。只说是自己受不了狐狸的骚味,不愿意学养殖技术。

    老爹气得大骂,说我百事不成。骂完又去找村里搞建筑的工头,要我跟着他去干活。我自然不同意,在家安心吃了半个月的白食,也忍受了半个月的白眼。

    我之所以这样做,是想看看自己在他们心中到底有多少分量。因为一旦我入了道观,可能很久就不会再回家了。

    结果让我心寒,老爹天天骂我,老娘为我流了几次眼泪后,也不再正眼看我。至于我的两位哥哥,压根没有理会过我一句。两位嫂子更是把我当做眼中钉,肉中刺。

    这种感觉很操蛋,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或者说是个野种。

    从小我就没有穿过新衣服,都是俩哥哥穿过的旧衣。长大后,爹娘只知道管教我,催促我去做工,却从未关心过我的想法。

    以前我不知道被人放在心头的温暖,不在意这些细微情节,现在因为白如霜,我知道了被人放在心头上的滋味。

    半个月后,我带上小舅的推荐信,捆了几件随身衣物,去归云观拜师。

    归云观在隔壁县的一处半山坡,距离我老家只有百里路。

    事先小舅就和我提点过,说归云观很小,香火也不是很旺,但是我绝不能因此轻视在里面修行的道士。

    他说归云观里面的人,无论是白发苍苍的老道,还是稚气未消的道童,都有惊人的本事。

    等我拜入道门之后,我才知道为啥小舅只提了老道和道童,因为归云观只有这俩人……

    老道叫柳随风,长得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为人却极为懒散。能坐的时候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站着。好酒贪杯,终日醉眼朦胧。

    道童其实是个冰雪可爱的女童,芳龄才十二,叫做谢凌。八字庚金,天煞孤星命,生下来就被遗弃,是柳老道亲手把她抚养长大。

    小舅让我来归云观拜师,我以为要拜的是柳老道。谁知他看完小舅的书信后,直接让我拜谢凌为师。

    我有点不服,问他自己为什么不收我。柳老道说我辈分不够。小舅见了他要执弟子礼,我是小舅的外甥,自然只能拜他的徒弟为师。

    而他的徒弟只有一个,就是谢凌。

    十二岁的女娃娃,正是骄纵不可一世的年纪。收了我做徒弟,把她得意的尾巴要翘上天了。不仅开口闭口喊我徒弟,居然还要我喊她尊上。

    一看就是花千骨的脑残粉!

    在我没有来归云观之前,柳老道和谢凌抓阄决定谁做饭。我来了之后,他俩就不用麻烦了,我承包了一切。说到做饭,归云观的食材十分高端,不是山珍就是野味,有人专门每天来送。

    看着道观三天不来俩香客,我有点纳闷这吃饭的钱都是从哪挣的。

    后来忍不住了我就问谢凌,从她嘴里得知,柳老道一张镇宅符在阴行里能卖上万块。

    若是有人请他出山,起步价就是五十万。

    “五十万?谁请得起?”我吃惊的问道。

    “哼,柳老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没人请他才能闲着喝茶啊。”

    “尊上,您的出场费多少?”

    “五百。”谢凌没好气的说道。

    “这么少?”

    “还不是欺负我年龄小,说我道行浅薄。不过呢,你倒是生的一表人才,赶紧把常用的道术学全,到时候给师父装门面,我好提价哈。”

    (爱好中文网WWW.AHZWW.NET秒更傲娇狐妻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最强齐天大圣千棺栈道镇墓兽电影的世界平凡的超级英雄荒村乱葬鬼门棺鬼厨骨色生香最强扫尸人捞尸人我的技能来自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