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爱好中文网
爱好中文网中邪 第三二零 乱

第三二零 乱

推荐小说:道君 龙王传说 大数据修仙 飞剑问道 圣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天行战记 黎明之剑 三寸人间 王者时刻

    二狗让他的小媳妇弄两个菜,要跟我们弟兄喝一杯。

    很快,小媳妇弄来几盘菜,一盘凉拌牛肉,一盘凉拌火腿,一盘油炸花生米,一盘炒鸡蛋,四样菜不要五分钟就端上桌。

    大哥夸赞他媳妇,“小惠手巧啊,说弄菜三下五除二就搞好了。”

    小惠羞笑,“可别笑话我了,都是现成的。”

    我心说确实,都是现成的。那牛肉和火腿肠都是平时给狗吃的。但我没说,我只是笑,心里估摸着什么时候动手。

    神婆说越快越好,她在家里帮我侄女招魂,我越是动手早,我侄女越是好的快。

    喝过三杯,我说牛肉有点辣,问二娃他媳妇,“嫂子还有没有牛肉,给我来一盘不辣的。”

    惠小说有,麻溜地从冰箱拿出一块,重新切好摆盘端上来。

    大哥就斥责我,“看给你能地,真拿你二娃哥家里当自个家了。”

    我白他一眼,“本来就是自己人。”说完端着盘子去外面,大哥问我去干吗,我说喂狗。

    二娃要起身跟来,大哥拦着他,“坐坐,我们喝,别管他,他就是个二货。”

    我当然不是二货,但我有些愣,经常一言不合就动手跟人干仗,全村人都知道。

    我到了狗窝前,夹起一片肉牛扔过去,黑狗张口接着,两口吞下去,伸舌头舔嘴,眼巴巴地看我。

    还说是好狗,就这智商也能算是好狗?我听人说好狗只吃主人喂的东西,主人拣一块屎扔过去狗都吃,别人拿牛肉引它连看都不看。

    我连扔了三块牛肉,狗就跟我混熟了,我伸手摸狗头,黑狗乖巧地低头,尾巴不住地摇,显然是在讨好我。

    二娃妇媳小惠出现在我后面,笑着嗔怪:“你还喂它,这狗东西是非不分,咬了囡囡,要我说杀了它都是应该。”

    小惠比我大不了两三岁,我听说她就是因为钱才嫁给比她大十岁的二娃,村人都说她是个骚货。

    她在我后面,我不好下手,于是对她说:“嫂子,你真漂亮。”

    小惠原本在笑,霎时间脸红,轻声说:“哎呀,老三你真会夸人。”

    我不接茬,伸手往她腿上摸,摸的时候说一句:“这是个啥?哦,看错了,我以为是个蛾子。”

    小惠被我摸了个目瞪口呆,反应过来我是吃豆腐,不知道怎么应对,红着脸走了。

    我继续喂狗,每喂一口牛肉就摸摸它的狗头,慢慢的它跟我越来越融洽,身体贴着我,脑袋钻在牛肉盘子里,狗舌头舔的吧唧吧唧。

    我慢慢起身,从后腰上摸斩刀。

    杀狗,这就是技巧,先用好吃的食物吸引住,而后趁其不备,一刀斩落去,让它狗头掉落,任凭它是多么凶悍,也防备不住,身首异处。

    这种杀狗方式我是听人说的,自己没见过,但我想这法子应该不差,毕竟道理是对的。

    狗在吃牛肉,根本没注意我手中多了把斩骨刀,等它舔起最后一块牛肉时,我的力量也凝聚到最满,根本没迟疑,身体向下一蹲一压,刀光化成匹练,正中黑狗脖颈。

    我用的是村里杀猪剁骨头的斩刀,刀背敦厚,刀刃锋利,一刀下去就斩断狗脊椎骨,只剩一半皮毛连着,狗只来得及呜咽一声,四条腿就站立不住,前后打滑着乱蹬,狗脖子里喷出一股热血,呲的我满脸满身,一股腥臊冲入我鼻孔,让我心情别样不同。

    原来这就是狗血淋头的滋味,感觉很不爽。

    我又多斩两刀,将狗头整个斩落,那狗身子已然倒塌,血往地上喷,狗腿乱蹬。狗头却死不瞑目,眼珠子黑亮,带着错愕和不甘,死死盯着我,仿佛不懂,我为什么要杀它。

    老实讲,死狗眼珠子有些渗人,我竟然在它的眼神中读出了一股委屈和愤怒,真是活见鬼。

    当下不敢多看,用手把它狗眼合拢,再把它狗嘴掰开,用刀背去敲那两颗犬牙,神婆说了,这两颗犬牙她有大用。

    刀敲犬牙发出声响,堂屋里小惠先出来看,立时一声尖叫,吓的瘫软在地,很快二娃也从房间里冲出,一见地上黑狗尸首分离,人就疯了,一句草尼玛瞬间喷出,往我跟前冲。

    我没给留脸,瞅准机会给他肚子上来了一脚,踹的他往后跪倒,抱着肚子半天不得起。

    大哥见我得手,立即对二娃解释,“二娃,你别怪老三,这是神婆的主意,不杀黑狗,我闺女魂魄不得回来。”说完带我走。

    二娃跪在堂屋地上,泪流满面,呜咽着叫骂:“老三,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我懒得理,提着刀,大摇大摆地出门。

    老实讲,我是有些过分,虽然只是一条狗,那也是二娃的心头肉,二娃虽然有钱,但他没有儿子,那条狗就是他儿子。我即便要杀,也该跟他好好商议,结果我一声招呼不打,说杀就杀,有些不地道。

    打狗都要看主人,何况是杀狗。

    可话返回来说,那黑狗咬我侄女时候也没跟我打过招呼,说咬就咬,咬完了你二娃屁都不放,就拿两千块营养费。

    讲道理,两千块营养费搁现在的农村来说,算个屁呀。

    往大哥家走,刚进门,就听里面传来欢声笑语,是侄女醒了,说自己好饿,要吃东西。

    大嫂疼爱地搂着侄女,“好孩子,你吓坏妈妈了。”

    神婆也笑,“这回没事了,都是你小叔的功劳,你要谢谢你小叔。”

    侄女就问,“我小叔怎么了?”

    我堂屋外面脱衣服洗手,沾了一身狗血,很不舒服,隔着门回答她:“小叔没什么,就是帮你出了个气,剁了那狗日的狗头。”

    侄女发出一声哇,又在里面催:“小叔你进来,快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我往里走,呵呵笑,准备给侄女看看我还没洗干净的双手,让她崇拜崇拜我这个小老子。

    结果我刚进门和侄女对面,侄女就吓的嗷呜一声,快速躲去大嫂背后,露出一双惊恐的眼,手臂颤巍巍地指着我,“狗,狗,狗,狗~”

    我蒙圈了,不知道她说的狗是什么意思。

    大哥也稀奇,问她,“狗什么?”

    侄女哇地一声哭出来,指着我后背连续抖,“狗在你身上趴着,小叔你快把它赶走,它在你身上趴着。”

    我就懵逼了,赶紧扭头看,后背什么都没有。

    神婆也慌了,小脚迈动,快速到了侄女跟前,抓着侄女胳膊,把自己手腕上的黑玉手串往侄女手上套,口里道:“好乖娃,不要慌不要怕,跟奶奶慢慢说,狗在哪?”

    侄女跳着脚哭,指着我后背,“狗就在小叔身上趴着,狗嘴还张着,往外流血呢。”

    从小到大,我听过很多玄奇扯淡的鬼故事,从来都是淡淡一笑,不当回事。但今天不同,这种扯淡到极点的故事竟然发生在我身上。

    侄女说我后背上趴着一条狗,不管是真是假,我先急切向外退,免得侄女再哭。

    我退到外面,神婆也跟着出来,一脸焦躁,问我,“你怎么杀的狗?用套子套它了吗?”

    我说没有,我就那么杀的,手起刀落,狗头剁了。

    神婆听完连声哎呀,直拍大腿,“你呀你,你这个娃娃,你怎么不听老人言呢?都跟你说了,那条狗不一般,叫你套着它的头,你非不听,你逞什么能?”

    神婆着急,我却感觉不到任何异常,我总觉得,是侄女受到惊吓,出现了幻觉。

    神婆摇头说:“十三岁以下的儿童心性单纯,他们能看到成人看不到的东西,她说狗在你身上趴着,那就绝对不会错。”

    我不以为然,“都是迷信,我才不信。”

    (爱好中文网WWW.AHZWW.NET秒更中邪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最强齐天大圣千棺栈道镇墓兽电影的世界平凡的超级英雄荒村乱葬鬼门棺鬼厨骨色生香最强扫尸人捞尸人我的技能来自鬼魂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