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爱好中文网
爱好中文网中邪 第二九三章 装孙子

第二九三章 装孙子

推荐小说:道君 龙王传说 大数据修仙 飞剑问道 圣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天行战记 黎明之剑 三寸人间 王者时刻

    周正河死于终南鹤嶺,尸首已经运回周家堡,由亲生父母通过胎记辨认,再加上科学DNA验证,确定周正河无疑。

    只是死亡时间让人吃惊,竟然是在拍婚纱照之前,可家人明明看见,周正河欢欢喜喜地和未婚妻去拍婚纱,怎么会先死在鹤嶺?

    没人能解释通,只能说是灵异事件,肯定和周家堡之前发生的中邪事件有关,一时间,满村风雨,诡异寻常。其中最难受的还要算正河未婚妻雅雅,纵使榆木疙瘩,此时也明白过来,自己是被人骗了。

    骗自己的,正是周正河的本家兄弟周武。

    骗就骗了,反正正河身亡,周武又是个单身,还有法子挽救,偏偏周武也在这节骨眼上失踪,报案去寻找,只找到他的手机钱包和撕扯的衣服,人却没找到。

    差人给出的结果是:失踪。村人是另外一种看法,他们都不说,却都很自觉地拿钱,每户两千,晚上送去二大爷家,不言不语,一切都在心里。

    二大爷白发人送黑发人,差点没背过气,硬是拼着一口气吊着,要为孙子讨个公道,不管那邪魅是什么鬼,都要将其毁灭。这次再不寻牛鼻子老道,都是些假把式,二大爷带着百万巨款,亲自去请大德高僧。

    周家堡村上,始终笼罩一股丧气,乃是人的精神磁场所化,通俗地解释,便是氛围。

    氛围无法言语,但能感觉到,乃是人的情绪外放汇聚效果,属于精神能量。

    大家都担心邪物找自上己,或者找上自己亲人,心里担忧,思想恐惧,传染开,沮丧的氛围便形成,凝聚不散。

    别说人,鸡鸭狗都在这样的氛围下闷闷不乐,无精打采。

    走去村里转一圈,发现好几家大门挂锁,说是去外地打工,其实是去外地辟祸,因为有谣言说,周家堡几十年前群体作恶逼死人,如今苦主化身厉鬼来寻仇,凡是周家堡人,有多没少全都得陪葬。

    谣言传开,周家堡的女子嫁不出去,男儿也订不到亲,就算定了,也开始退亲。

    这情形让我难受,必须要为周家堡父老将此事完美解决,不过在这之前,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处理——寡妇小惠。

    上次宋辉来逼寡妇拿钱,还人找弄我,结果被我一顿好打灭了威风,乖了几天,正计划弄点礼品来和好,结果我又失踪,这就给了宋辉机会,再次逼寡妇拿钱。

    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周润生和宋辉各出资六百万进行绿化工程,违约要按原价赔偿,现在宋辉给的意见是,只要拿钱出来还算合作,一起赚钱,不存在违约说法。

    寡妇一介女流,不懂生意,也不懂合同,反正是不认账,也不给钱,要么你去告,让法院判。明说:“就算法院判我输,我也是没钱。”

    一句话,给钱免谈。

    才强硬两天,法院传票就到,让寡妇按照合同履行责任,寡妇大叫冤枉,也不说合同真假,只说自己确实没钱。

    气的宋辉咬牙,江湖上的流氓习气便出来,也学着二娃的德行纠集一帮社会闲散人员,跑来周家堡撒野,拿着合同让众人看,“是她寡妇不仁在先,别怪我不义在后,今天来也不说要回多少欠款,先把她的车开走拿去抵押。”

    村人最近被中邪搞的士气低迷,不想管这些烂事,再者人家说的也在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别人催债属于正常行为,欠债不还是老赖,干嘛要帮一名老赖呢?

    更何况,这老赖还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招蜂引蝶,村里闲汉个个想打她歪主意,而婆娘们则恨他恨的牙痒痒,背地里都管好自家男人,不许去她门前胡骚情。

    如此,寡妇就落了难,被一伙流氓堵在家里,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我在村里转悠,正好到她家门口,听到里面吵闹,原来是宋辉喊了辆拖车,要强行将寡妇的车拖走,那车再不值钱,卖二手也要几十万,寡妇性格强,自己去拖车前面躺,气的哭,“你们要拖,就从我身上压过去吧。”

    寡妇这招数对付正人君子管用,对付流氓就差了,那些流氓见她身材标致,正愁没机会亲近,她却自己送上门,一伙人就发了疯,笑哈哈往上涌,要去揩油。

    寡妇大叫,手里攥着皮掸子乱打,将众人逼开,不许流氓近身。就有那心眼稠的,跑去打一盆水,笑嘻嘻让大伙闪开,当头泼下,让寡妇湿身。

    寡妇穿的淡黄纱绸褂,干燥状态下朦朦胧胧透点光,一见水变成透明,玲玲剔透贴身,跟没穿无异,被人看个精光。

    众流氓哄笑,寡妇哭泣,自有亲戚女眷想帮她遮掩,却被众流氓堵住隔开,不得近前。那些人掏出手机拍摄,闪光灯咔咔,将她的羞态拍了个光,要不是因为青天大太阳,让他们顾着点面皮,才没好意思动手,要不然情况更糟。

    但如此寡妇也受不了,众人围着她视奸,更让人恶心。气的哇哇,开口哭喊:“你们一个个就会欺负女人么?就这点本领?”

    流氓嬉笑:“你也就是占了个女人的便宜,你要是个男人,老子早就给你扒光了扔去渭河喂王八。”

    寡妇大怒,回骂:“我要是男人,哪能容得你们猖狂,一群不知廉耻的杂种。”

    另个流氓接口,“少特么废话,你有本事喊你男人出来,要喊不出就别哔哔。”马上有人接口,“要实在喊不出你就喊我名字,我吃点亏,当一回你男人,替你出头。”

    众人哄笑,四五个声音接连响起,“喊我名字喊我名字。”

    寡妇哭道:“杂种,我男人要在,你们一个个都得跪在地上装孙子。”

    便是此时,我走到寡妇家院门口,心火不打一处来,上去就用手扒拉,抓着人后脖领往上提,提起来就扔,那些衣服布料结实的直接给扔飞去,不结实的则被扯的衣服敞开,扔几个觉得不对味,改成手掐后勃颈往倒抡,左右挥动如割草,那些泼皮全部被甩的七零八落。

    众人察觉,纷纷回头,看到一个身高两米三的巨人,如同姚明驾到,全都傻了眼,醒悟过来是敌人,纷纷往旁边撤,连上来拼打的勇气都没有。

    两三扒拉我就甩开一片空地,将寡妇周围清理出来,让寡妇站在我身后,我则环顾一周,目光最终锁定宋辉,手指一点,朗声询问:“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宋辉懵圈,瞠目结舌说不出话,双眼死盯着我瞅,“你是那位?”

    “我是你爷爷。”说完我人就再次动作,手臂抡圆往人脸上抽,想都不想,捡离我最近的人下手,一抽必中,中必伤,抽的对方脸颊高胀,齿血横流,三五步就跨到宋辉跟前,一把掐住他衣领,单手举起,盯着他问:“认得我是谁?”

    宋辉吓傻,摇头,“好汉饶命,我不记得我得罪过你。”

    “你是没得罪我,但你得罪她。”我指指寡妇,表情肃穆冷酷,俯身低头对宋辉说:“得罪她,你就犯了死罪。”

    宋辉闻言想哭,“你和她什么关系?”

    我看看自己那比正常人大腿还粗的胳膊,呵呵笑,“我和她没关系,但我大哥和她有关系。”说完挑挑眉毛,“知道我大哥是谁?周武!”

    宋辉立时哑然,苦笑,“难怪,对了兄弟,你能联系到他吗?他现在人在哪,我有急事找他。”

    急事?我摇摇头,轻飘飘一句话:“别说废话,刚才你们怎么欺负小慧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也该是你们长点记性的时候。”说完拍拍掌,“都别愣着,全体都有,趴下来给我装孙子。”

    (爱好中文网WWW.AHZWW.NET秒更中邪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最强齐天大圣千棺栈道镇墓兽电影的世界平凡的超级英雄荒村乱葬鬼门棺鬼厨骨色生香最强扫尸人捞尸人我的技能来自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