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爱好中文网
爱好中文网天行战记 第一百二十九章 感谢方式

第一百二十九章 感谢方式

推荐小说:道君 龙王传说 大数据修仙 飞剑问道 圣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天行战记 黎明之剑 三寸人间 王者时刻

    这时候的导播室,已经乱作一团。

    “镜头切到一号位!”

    “贺老师,贺老师……”

    “周娜,赶紧看提词器,有资料传给你……”

    工作人员们心急火燎,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也幸亏贺树叶主持功底深厚,当下在现场导播的配合下,飞快地岔开了话题,介绍起了接下来的战队。

    而周娜也是竭力配合,聊起了关于排名第十一的战东大学的趣事,并着重介绍了队中天赋突出,被诸多职业俱乐部看重的首席星斗士秦朗。

    一开始,场面还乱糟糟的,终于,观众们的注意力渐渐被拉了回来。

    等到后面的战队依次亮相的时候,一场眼看就要失控的演播事故,这才得到了控制。

    开幕式继续进行。

    虽然贺树叶和周娜的表面依然笑容洋溢,声音轻快,可实际上,两人都感觉背心一阵冷汗——幸亏拉回来了,不然的话,场面一旦失控,那乐子可就大了。

    可即便如此,他们现在也是绷紧了弦。

    解说的间隙,他们目光扫向瀚河大学的平台时,看见孙季柯那张脸,简直黑得发紫。

    如果不是主教练铁山拉住他,后来黄岐晓也出现在他身边,低声跟他说着什么,恐怕他早就爆发了。

    身为孙家少爷,从小又天赋超卓,孙季柯可谓要什么有什么。这也就养成了他颐指气使嚣张跋扈为所欲为的个性。

    若非如此,他怎么会因为被一个女孩拒绝,而把气撒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

    对别人来说,这是做人的规矩和道德底线。

    可对孙季柯来说,这条底线从不存在。

    他的底线就是自己的**。

    **满足了,那么,念头就通达了,愉悦了。至于别人怎么想,承受增氧的屈辱和难堪,他才不会在乎。

    所谓蛮横霸道,就是如此。

    可偏偏,今天这一切都反过来了。

    当两支战队亮相的时候,夏北得到的是欢呼和掌声,而他得到的却是冷落和羞辱。

    如果这些人都是夏北收买的指使的,孙季柯或许还能接受。可偏偏,现场数十万人全都是自发的。他平常所倚仗的权势财富,在这里通通没有用!

    战队亮相,是观众和战队的互动。

    而就是这个形式,给了掌握着发言权的观众们一个机会。

    他们并没有商量过,但在那一瞬间,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用这种方式,表达了自己的立场,用这种方式,将蛮横霸道的孙家加诸于夏北身上的欺凌,还给了他们。

    这同样是一种暴力!

    群体冷暴力!

    这种暴力的力量是如此强大,给人的羞辱感,远比被痛打一顿还高十倍百倍。

    而更可恶的是,薛倾还来了。

    这个孙季柯苦苦追求了好几年,连做梦都想得到的女人,却当着三十二支战队以及数十万观众的面,在大屏幕上笑靥如花地喊着“夏北加油”!

    对于一直将她视为自己的禁脔的孙季柯来说,这完全是公开的羞辱了!

    就是现在,各大战队的队员也是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不时把目光投向瀚大所在的方向,一副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

    贺树叶和周娜已经无法计算孙季柯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了,他们只知道,今年的主持工作,远比往年的任何一届都难。

    必须小心再小心!

    不过,从个人的角度来说,两人都多少有些幸灾乐祸。

    他们同样看过新闻报道,甚至因为身处于这个圈子中,知道的东西比普通人更多。

    因此对于孙家的蛮横,打心里感到厌恶。而对于孙季柯这种没受过教训的狂妄小子被观众们集体打脸,也多少有些乐见其成。

    真以为有钱有势就能为所欲为了?

    活该!

    很快,三十二支战队的亮相就完成了。

    贺树叶举着话筒大声宣布道:“天南星天行校际大赛三十二强淘汰赛,正式开始,有请各队选手进入斗场!”

    随着贺树叶的声音,现场音乐声陡然放大,电子烟花轰然绽放,绚烂夺目。

    半空中,各队选手所在的悬浮平台,如同蝴蝶一般蹁跹交错,很快,每一个斗场前,就按照抽签顺序,集中了两支交手的队伍。

    旋即,十六个斗场的电子门同时开启,两条封闭的通道自动延伸出来,接驳上了选手所在的悬浮台。

    到这个时候,就是自由观战时间了。

    巨大的天行竞赛场内,一片片观众台在机械声中活动起来,远远望去,就如同密密麻麻的像素分解了一般。

    随着观众们地选择,一个个观众席位升起来,转化为移动观战舱,如同一辆辆小型悬浮车一般,载着他们驶向中圈,排着队进入升降机。

    等再出来的时候,观众们将置身于巨大的外圈通道。

    在这里,他们可以驾驶观战舱,自由选择自己想要观战的斗场。一旦选定,观战舱就会在抵达相应的斗场之后,接驳进斗场的观众台牵引臂,然后被引导到看台上。

    十六个斗场,每一个的基础看台位置都是六万个。

    不过,如果某一个斗场人数太多的话,斗场就会向中央移动并同时向上提升,如同一捧鲜花中最大的那一朵,占领顶层最大的空间。

    而相应的,斗场看台也会增加。

    按照设计,一个单独的斗场,就能够容纳足足二十万人!

    ……

    ……

    “开始了!”

    长风大学和凌云大学的比赛,被分配在七号斗场。

    当悬浮平台靠上接轨的伸缩通道时,长大队员们静静地站在原地,彼此注视着,忽然觉得有些紧张,也有些感触。

    一个月之前,这支队伍还是一盘散沙。

    训练一塌糊涂,战术体系还是不成形的半截子产品,战术套路更是一个没有,更别提什么配合,什么默契了。

    那个时候,所有人对即将到来的校际大赛都不抱什么指望。

    那种感觉,就如同终点线放着一个必须限时拆除的炸弹,而自己却在跑道上陷入了泥沼,只能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动,只能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飞逝,只能等待那轰地一声巨响。

    这也是为什么裴仙会那么急躁,那么愤怒的原因。

    而事实上,其他队员也同样如此。尤其是赵燕航,解步秋等人今年都是大四毕业,有资格参加职业选秀,心里比谁都着急。

    论天赋,他们或许算不上顶级天才,但能在长大这样的老牌大学校队中占一席之地,也足以说明他们的实力。

    在这个时代,成为一名职业星斗士是每一个人的梦想。

    没有人愿意把这场比赛当成自己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没有人愿意在这场比赛之后,就告别为之付出了无数汗水和心血的天行赛场。

    人生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岔口。

    一条路是成为一名职业星斗士,让家人为自己骄傲自豪,让自己的家庭,在这个艰难的世道里赢得一个安稳舒适的生活。

    另一条路是找一个单调乏味的工作,为养家糊口而奔波,在沮丧和失落中籍籍无名地过一生。

    两者之间该怎么选择,是不需要考虑的。

    没人知道他们有多么迫切地希望赢得比赛,更没人知道他们有多么希望让心仪的职业俱乐部把目光投向自己。

    长大队员中,目前赵燕航在新秀排行榜上位列二十五。解步秋,贺奎,徐申时,以及替补的王浪,袁野等人,都分别位于四十到两百名之间。

    原本按照他们的实力,排名应该更靠前。

    但这却受到了以前比赛成绩的影响。

    而更糟糕的是,如果一场不胜就打道回府,等不到比赛结束,他们的新秀排名还会大幅度滑落。

    赵燕航或许还有些b级或c级俱乐部感兴趣,其他人就基本与职业赛场无缘了——就算你事实上比其他人更有天赋更努力,你也没机会被选中。

    现在回想起来,那真的是一段混乱而糟糕的日子。

    大家每天准时到俱乐部训练,每天都进天行世界,不是在凡界修炼,就是在圣殿里下副本做任务。

    可是,无论做什么,大家对未来都是一片迷茫。

    而就在那个时候,夏北来了。

    此刻回想从那时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尤其是最近三周的训练,一切都是那么清晰,那么深刻,却又那么遥远。

    就好像在回忆上辈子的事情,有一种脱胎换骨,浴火重生的感觉。

    “所以……”寂静中,队长赵燕航环顾四周,微笑着道:“该我们上场了?”

    “对!”

    “该我们上场了!”

    队员们都纷纷点头,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深呼吸。

    “那么,身为队长,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赵燕航说道,“虽然我们抽中了一张并不幸运的签,我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战胜我们的对手,但无论如何,这场比赛我不会有遗憾。因为我们努力了,做到了我们所能做到的最好的准备。”

    队员们都笑了起来,纷纷点头。

    这些日子,大家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都是历历在目。

    正如赵燕航所说,哪怕是输了,大家也没什么好遗憾的。遗憾是留给虚度的光阴和能做却未曾去做的事情,而不是留给那精疲力竭,被汗水浸湿,却又无比充实的来路。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我们所积累的,究竟能带我们走到哪一步,不过,在此之前,我想我们都应该先感谢一个人……”

    随着赵燕航的话和目光,所有人都看向夏北。

    夏北有些意外地睁大了眼睛。

    “比赛还没开打,现在说什么致谢词有点不合适,”赵燕航笑着道,“不过,我们都知道你为什么来长大,也知道这场比赛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没有谁应该忍受别人的恶意和羞辱!”

    “所以,我觉得对你最好的感谢,就是我们一起打到和瀚大碰面,一起击败他们,一起站在孙季柯的面前,看他那张失败后的脸。”

    说着,赵燕航举起手来,冲夏北挑了挑眉毛。

    夏北笑了,举手和他一击掌:“加油。”

    “加油!”

    队员们跟在赵燕航身后,一一和夏北击掌,大步走进了通道。

    钱益多跟何煦走在最后,目送意气风发的队员们,和夏北相视一笑。

    “看来,有了你,都不用我做战前动员了。”老钱感慨了一声,说道,“刚才我跟何煦商量了一下,有一件事想提前告诉你……”

    “什么?”夏北问道。

    “按照赛程,如果我们和瀚大都打进了八强,就能撞上,”老钱笑眯眯地拍了拍夏北的肩膀,“那场比赛,你来担任比赛教练。”

    说着,他扭头同何煦相视一笑,走进了通道。

    留下有些发懵的夏北。

    。

    。

    。

    。

    ( .ahzww.)

    (爱好中文网WWW.AHZWW.NET秒更天行战记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龙王传说大龟甲师最强升级系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神印王座圣墟道君大主宰斗罗大陆女装大佬灵兽供应商斗破苍穹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