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爱好中文网
爱好中文网武侠时代的皇帝修炼日记 第七十九节 五阴

第七十九节 五阴

推荐小说:道君 龙王传说 大数据修仙 飞剑问道 圣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天行战记 黎明之剑 三寸人间 王者时刻

    剑宗的伤有了变化。

    这变化就是岳顾寒的真气变少了。

    这很不对头。

    依照李旭的经验,一个人的真气就跟瓶子里的水一般,可以拿出去用,可以喝进肚,拿去浇花,随便你怎么用。

    但是只要在体内未有变化,那便是如同躺在塑料瓶内的水,应该不多不少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

    现在剑宗的情况,就好像有人刻意在他这个瓶子上凿出来一个小孔,那些真气一溜烟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出现这样的结果,李旭以为大概可能只有两个。

    一个是昏迷中岳顾寒无意识的自我调节,就好像李旭受伤之后真气勉力温养肉身一般无二。

    另一个可能就糟糕一些,这是与道圣交手时留下的暗伤。

    李旭将自家真气缓缓游走于岳顾寒几个经络穴道之内,眉头紧锁。

    若以真气性质而论,李旭这霸道刚猛的真气对于调养伤势效果十分一般,只是岳顾寒现在的身体之内,只有贼去楼空四个字恰好可以形容,李旭的真气游走各处毫无阻碍,原本应该有反制之意的剑宗真气竟然此刻毫无作为。

    这让李旭不得不怀疑,即便岳顾寒能够醒来,怕也是会变成一个真气尽失的废人。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李旭一时之间心中升起一丝对剑宗的愧疚之情。

    剑宗虽然一向与道圣不睦,但是在李旭看来,当日蒋侯庙的里因果,着实是自己引起来的。

    若无有蒋侯庙破鼎夺丹的一幕,剑宗也不必在准备不够充分的情况下对上无铭。

    没错,岳顾寒与无名指间早晚要有一战,只是这一战应当在若干年后才对。

    李旭缓缓将自家的真气再度回体内,将兀自沉睡的岳顾寒轻轻放回床上,让其躺好。

    岳顾寒现在的状态,可谓糟糕,李旭知道自己放出的那些谣言在江湖上未必会有很多信众,至少那些隐藏在极深暗处的人,多半都不会信。

    他们都在用探寻的目光看着宫中,看着自己,想寻找出岳顾寒的蛛丝马迹。

    的确,皇帝和剑宗联手,实在是一个非常恐怖的组合,由不得他们不作出一定的反应。

    李旭一声长叹,挥挥手引动真气,将此处的一切门窗尽皆封闭,然后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开始了行功。

    当务之急,便是以九死邪功调养自身,至于所谓寿元上的影响,完全可以先放到一边。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往事云雨散,积忆如山丘。

    当今现在,唯有勇猛精进,舍弃诸般烦忧,以精进之力破除诸般事端。

    李旭就在这探访岳顾寒的当口,按照九死邪功的法诀,开始运功。

    这《九死邪功》并不知道其出处,不过修习的方法上却隐隐能够看出其内含的释家法度。

    修习之中的第一步,便是主动封绝五阴。

    所谓五阴,便是色、受、想、行、识。

    第一便是封色。

    这个色,并不是颜色之色,而是四大五根五尘,所谓四大,即地水火风。所谓五根,则眼耳鼻舌身。所谓五尘,便是色声香味触。

    换句话说,便是抱元守一,封绝一切对外界的感触,整个人陷入一种“舍我以外,再无旁物”的境界。

    李旭多年练武,进入此境并不算难,只需要运功入定便可。

    接下来就是封受。

    所谓受,便是心中所产生的喜好厌恶,有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

    依照《九死邪功》中的法理,这些喜好厌恶也要一并封去。

    接下来同样要封的还有想、行二阴。

    想便是人心对外界一切的感觉,而行便是因由外界变化所产生的一切主观意图应对并改善的念头。

    皇帝直接将心神沉入丹田中那七颗吞吐着真气的晶莹“道种”之侧,沉浸在物我两忘的超然境界之中。

    《九死邪功》中的正常练法,应当分别以银针刺穿周身几个特别的穴道,肉身所受的刺激,反作用于脑宫之内,如此借封穴之法封闭五阴进入假死境界。

    依李旭看来,这应当属创出《九死邪功》得那位武林前辈之奇思妙想,的确来的巧妙,因为人的意识,本来就受身体活动的控制,牢牢建筑在神经系统之上。利用银针封穴,闭合五阴,看似凶险,但的确也算是一条捷径。

    只是到了皇帝现如今这个见证了虚实相合,凝结舍利道种的境界,再修炼《九死邪功》实在是有些以高就下,完全可以用堂皇之正道来窥破其堂奥,而不必借重与银针封穴之功。

    现在五阴之中,李旭已经封闭其四,只剩下一点识阴尚在,这一点识便是“我”,若将其封闭,李旭便真正陷入到了寂灭之境,便算《九死邪功》终究有所成就。

    李旭现在的意识早就和丹田中的七颗道种彼此交互,只要略微心动,便可将心志散于道种之间,只待进入下一步的“寂灭”之态。

    却忽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皇帝心头响起。

    “阿弥陀佛,想不到又和陛下心意相连,所谓缘法之妙,莫过于此了。”

    这声音如此熟悉,险些将李旭从五阴闭合的玄妙境界唤醒。

    百丈怀海,这贼和尚怎么阴魂不散。

    李旭心头一凛,却听得那和尚在耳边念叨。

    “和尚虽然不是好和尚,却也未曾做贼,蒋侯庙一别,陛下可无恙否?”

    释圣百丈怀海,按理说数百年前便应该给道圣无铭给轰杀至渣,上一次蒋侯庙里同无铭鏖战,这厮不知道怎么就鬼上身一样跟在了自己身后,现在修行《九死邪功》正到了关键之处,却没想到又将这个吊靴鬼从十八层地狱里提了上来。

    “糟糕透顶,道生一掌破冗捣虚,我虽然正是年轻龙精虎猛的时候,身子骨却是不中用了。”

    既来之,则安之。

    这个吊靴鬼就这么连了上来,正好将心中的疑惑同他说上一说。

    “的确,陛下借器物成道,根基不牢,无铭又是油锅里煎熬了几百年的老鬼,被他算计,您能扛过已经是不容易了。”

    器物,李旭自家事自家知,自己之所以能够有如今的成就,一半是靠了那罗延的波动自在法,另一半还是靠了宫中的那件万化枢机。

    有此二者,感应真实与虚无之间的变化,终于明悟虚实和合变化的道理,终于凝就道种,稀里糊涂的登临七宗境界。

    只是这等辛秘,释圣这个死鬼又是如何知道?

    “陛下,贫僧虽然不在此世间,只是毕竟不能用死来形容,更非鬼物,何必死鬼来死鬼去的称呼?”

    李旭知道现在双方正处在一种极为奇妙的状态之中,自己的心神与释圣两两叠加,几乎可以说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地步。

    既可以说是鬼上身,也能说是两人合为一体。

    只是此刻释圣这个鬼东西一无所有,空空荡荡,死了三年的老鸹就剩下一张嘴没烂,所以也就成了一种单方面的联通。

    却恰恰是正中联通,让李旭对释圣现在的状态有了一种更深的了解。

    上一次在蒋侯庙内两人联通,当时有大敌道圣无铭在侧,李旭对百丈怀海现在状态的体悟终究隔了一层,现在两人彼此气机相连。

    李旭对这位释圣状态的了悟更是添了一层。

    (爱好中文网WWW.AHZWW.NET秒更武侠时代的皇帝修炼日记小说,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时间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大仙官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三寸人间我从凡间来飞天少年医仙玄界之门九炼归仙妖怪事务员步剑庭斗战狂潮万衍道尊